长江证券赵伟:中美利差非债市核心因素

  “美国利率的变化,或对债券市场的短期交易行为的影响,而不是国内债券市场的核心驱动因素,国内债券市场中期走势对国内的判断,回归分析,仍宏观经济形势。“长江证券研究所宏观部主管,宏观债券首席研究员赵薇日前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从中期来看,经济基本面仍支持债券的形成。

  中国证券报:近期,中美利差收窄显著,主要因素?

  赵薇:今年以来,在货币条件中美差异,导致美国利率中央下跌趋势。美国利率基本上是由中国和美国的货币环境和经济形势,两国之间的差异程度来确定,市场的反应是“果”。今年以来,美联储继续加息,而中国央行多次存款准备金率,保持相对宽松的货币条件; 尤其是最近,之后美联储加息,中国央行逆回购利率不调整,再次宣布存款准备金率,进一步明确中美货币环境的差异。同时,通过调整准备金率,反周期措施,以重新启动因素稳定预期中国央行外汇风险; 加强管理的跨境资本,也更稳定的资本流入。在此背景下,中国和美国的货币环境之间的差异,导致中央美国利率下降趋势。

  中国证券报:中美利差收窄显著,这可能对中国债券市场的影响?

  赵薇:中国,美国利率的变化,或对债券市场短期交易的影响。用来确定屈服空间的二次国内长端改变美国利率,中美利差缩小或导致下跌的债券收益率确定的调整。美国利率还可以帮助确定债务的趋势,经验表明,当中美利率上升的底部,债券的收益率往往在自下而上看到。价差在中国和美国的变化,就可能导致投资者判断的调整,因而对债券市场短期交易的影响。

  中国与美国的利率变化是不是国内债券市场的核心驱动因素,国内债券市场中期走势的判断,回归分析,仍对国内宏观经济形势。无论是从历史经验,还是在看美国利率点电位的变化,我们不应该读国内债券市场上的影响力太大了美国利率; 国内债券市场,仍主要由国内经济基本面和货币环境决定。在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,流动性合理充裕,货币市场利率下降到历史最低水平,由利率债短端收益率被压低,从而使整体工期的利差扩大; 考虑到国内债券市场已基本消化货币宽松预期,曲线变陡可能意味着利率债或产量趋势中长端主要取决于基本面。

  中国证券报:下一阶段,如何看待国内利率债走势?

   赵薇:从短期来看,美国利率和通胀预期等因素影响,短期利率债仍有震荡调整压力; 中期来看,债券市场或回归基本面。从短期来看,对国内债券市场交易或干扰美国利率的变化; 猪肉和原油价格,进一步推高通货膨胀预期,因此债券市场的一定抑制。即使考虑到地方债的供给压力减弱,存款准备金率等因素的影响,短期利率债仍有震荡调整压力。从中期来看,在过渡政策框架保持稳定,不刺激的老路走,更加注重结构力,信贷紧缩的滞后效应显现,使经济基本面仍支持债券的形成。

(来源:中国证券报)

(编辑:DF407)